Casanova

她孤独,生命有限,又是千古不易。

脑洞。西仏。只此一天。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茨维塔耶娃《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只此一天。”他坐在中央车站里那张最孤独的长椅的一端,随意地翻着报纸,“我想听你说,你爱我。”


我沉默地坐在另一端,几乎是正襟危坐,表情僵硬地凝视前方。车站禁烟,像我一样的人都苍白着脸,匆匆地向外走去。


“说真的,这不是什么难事。”他低声说话的样子像月光下浅眠的吉他,“你多么擅长骗人啊。”


我不是,我想着,无意识地夹起了烟。他今天太缠人了,我并不擅长应对。


长长的鸣笛声响起,玻璃顶...

2017-05-20

脑洞。老相册。杂技。


杂技

1953年,伦敦

 @老相册  为老相册三周年庆生,感谢你带来的一切

老照片就像浓缩的时间,它们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沉默着,等待刹那间的重现


有一个女人,悠闲地走在伦敦的街头。她姿色不是很吸引人,也并非处在轻浮随便的年纪。但大街上的每个人都看她,带着惊讶、愉快或者怀疑的神色。一个男孩怯生生地看着她,目光逐渐上移——哦,女人的头上还有一个人。那个男人倒立着,好像是被女人完全顶在头上,平静地跟男孩打了个招呼:“嗨,早上好,今天天气没那么糟。”


男孩的目光犹疑地转移到女人的脸上,而女人双手揣兜,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微笑着跟男孩眨...

2017-05-14

脑洞。常异色法。烟。

灵感来源于 @逆光 


那天晚上我蹲在台阶上抽烟,恰巧碰见弗朗西斯背着画板回来。他看起来过了很愉快的一天,步伐疲惫却面带笑意。我没多想,直接把我嘴里的烟塞到他嘴里。他愣了愣,向后退了几步,之后用右手夹住抽了一口,望着月亮缓缓地吐出烟雾。


我嘲笑他:“没想到,你也是老烟枪了?”

弗朗西斯的手夹着烟,他微笑着:“不,你猜怎么着,我第一次。”


2017-05-07

脑洞。三次相关。蓝鲸。

 “现在,打开窗户,跳下去吧。”

非常简单粗暴的命令,我想,没有然后了吗?这太无聊了。我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吗?我生活很顺利,好吧,是没什么钱,但总是会有的吧?我还能写些小诗,即使它们算不上好,也似乎不会变得更好。我有一个爱人,即便我不知道他是否像我想象的那样爱我……

我在这座城市有栖身之所,虽然需要每个月付租金。我伟大的祖国会庇护我,虽然只是为了利用我的热血和价值……我有我的眼睛,头发,鼻子,心脏…….即便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样,衰老而丑陋,并且没法让我带走。我有一颗会思考的大脑,我操控着它——那我是谁?

我抬起头,屏幕上的字已经消失了。幽深古老的蓝色一涌而出,美丽而巨大的哺乳动物...

2017-05-06

脑洞。西北风组。屏住呼吸。

说吧:今夜,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车,

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

——帕斯捷尔纳克《一九二七年春,帕斯捷尔纳克致茨维塔耶娃》


形势越加危急起来,每天都有外国人从咖啡馆里被打走,间谍和反间谍都大行其道。亚瑟和弗朗西斯都催促我赶快回到瑞士,但我还不甘心,我未曾从伊万口中撬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他对我礼貌冷淡,可能早就起了疑心。所以近几日我再也没敢去金雀花舞厅,而是装病在家,躺在床上思索着下一步的计策。


虽然我没能在伊万面前混个脸熟,他的姐姐安娅倒是对我关爱有加。这位小姐弃置一身珠光宝气,在舞会和牌局中抽空,致意要来探望我,偏紫色的眼光让人想起圣彼得...

2017-05-01

脑洞。老相册。飞翔的孩子们。


飞翔的孩子们

1963年,慕尼黑,Jon Naar摄

 @老相册  看图说话,文笔幼稚,若有不妥,多多担待


回忆起战后独居修养的日子,我总是想起一连串的笑声。

当时我很厌恶生活,每天都躲在阁楼里,郁郁不得志。邻居们人很好,即便心里将我当作怪人,也没有自作主张地来干扰我的生活。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阴影中沉默,听着庭院中孩童们玩耍的笑声。

或高或低的大笑声,尖叫声,奶声奶气的质问,像是水面上不断波动的音调。他们在荡秋千的时候,连风声也化作时日久远的不和谐音与完美和声。这充满孩童的庭院是个美好和谐又过时的交响乐团。

我不仅能...

2017-04-29

脑洞。常异色法。给你自由!

灵感来源于萨特和加缪的咖啡馆对话


德国佬统治巴黎的时期,我和弗朗索瓦一起为一本地下杂志写文章。在偷摸摸地写完那些战斗檄文后,我和他又乖乖地走到阳光下的咖啡馆,在德国人的枪杆子底下说些无伤大雅的废话。

“这世界上是有绝对的自由存在的,我坚信这一点。”

“不,不会的,不可能的。或许选择是自由的,但选择本身就是受限的。”


那天下午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从兴致勃勃到口干舌燥。弗朗索瓦青色的眼窝中玻璃球似的眼睛投来恹恹的笑意,他举着咖啡杯,声音低沉:“好,如果世界上有绝对的自由,那么你就把我举报到德国佬的枪口下吧,你完全有这么做的自由不是吗?”

我愣住了,沉吟片刻后只好苦笑:“...

2017-04-23

脑洞。仏英。十四行。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赐给你生命

——莎士比亚


灵感亦来自茨威格《昨日的世界》


现在我正在从维也纳前往瑞士的火车上。一路上的检查非常严格,火车总是被强迫停下,候车室被神秘兮兮地挂上白布,隐约能看见枪炮的形状。我希望作家协会代表会员的身份能够保证我安静地来到这欧洲的心脏见到你,我想你。

你隐居在瑞士已久,所有人都惦记你,却难以抽空来见你。现在的局势太乱了,我们熟悉的朋友有的已经为战争唱起了战歌。但我不会忘记我们和平的精神。除去那些分道扬镳的昔日挚友,我现在更担忧的是你。你会回到你的祖国吗?你会带着你最杰出的作品再次回到浪潮中吗?你告诉我,你...

2017-04-23

脑洞。仏英。为我开价。

灵感来源于英剧《名姝》


法国人半倚着椅子背,面色略带疲惫,但仍旧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坐在钢琴前的英国人。金发的男人侧脸的弧度有着一种奇妙的优雅,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间上下飞舞。这是首美妙的曲子,可惜这个法国人已经不耐烦了——他匆匆地嘟囔了几句,而他旁边的男人示意那个殷勤等候着的女人:“三十英镑,他现在就想上了他,就在这张钢琴凳上。”

女人似乎还在思索,但是那个英国人骤然停止了演奏。他挂着温和的笑容,走到了法国人的面前。法国人显然认为交易已经成功,便回以有些下流的调情的笑容。

不过,英国人嘴唇轻启,用口音不标准但绝对清晰的法语迅速地回了一句话后扬长而去。法国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而他...

2017-04-23
1 / 8

© Casanova | Powered by LOFTER